呦呦鹿鸣

没啥好说的。
这是我的“点图成绣”,快一起来参加活动,赢取免费户外旅行大奖吧! http://www.lofter.com/act/taxiu?op=entry
这是我的“点图成绣”,快一起来参加活动,赢取免费户外旅行大奖吧! http://www.lofter.com/act/taxiu?op=entry

【817贺】【花视角】咱们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。

*今天刷微博的时候刷到很多去了长白的小伙伴,也看到叔在长白上拍的照片,我觉得明年不管怎么样也要去长白看一看,也许有可能再去杭州逛一逛,我的盗笔结局才算圆满。

    八月的北京干得要命,风带到嘴里都是热气,前几天吴邪不顾长途漫游费,打电话来和我吹嘘雨村是如何如何凉快和湿润,自从他和胖子张起灵搬到福建那个山旮旯里面,除了春节那次我和秀秀去他们那里挨冻,我们就很少再聚过了。

    张起灵从铁门里出来也快有一年了,吴邪叫我们找个日子去他那里小聚一番,我实在忍不得北京这高温煎熬,决定叫上秀秀去吴邪那里多白吃白喝几天。

    虽说是去白吃白喝,我也不好意思空手而去,张起灵和吴邪在一起过了一年日子,怎么也有点一周年的味道,我和秀秀在店里盘了块水头足的羊脂玉,请老手艺人雕了两块玉佩。又想着他们那边多雨潮湿,吴邪那身子骨也经不起折腾,叫人去采买了祛湿的药材补品,两瓶陈酿的女儿红,提着大包小包准备启程出发。

    下了飞机后转乘汽车,在山旮旯里面颠簸了半天,终于是要折腾到雨村了,我们到的时候差不多下午四五点,凭着春节时的印象和老实巴交的村民,我和秀秀七拐八拐总算走到了吴邪院子前。

    还没进门,就听见吴邪和胖子打诨的声音,抬眼就看见张起灵拿着菜刀在院子里杀鸡,吴邪抬了小板凳在旁边摆弄他的相机,王胖子在院子里架起锅,翻炒着类似于腊排骨一类的东西,嘴里吵嚷着“没有好酒怎么配得上胖爷我的腊排骨。”吴邪转过头白了胖子一眼,低下头继续擦弄他的相机。我放下手里的包裹,嘴里笑着应答到“这好酒可是拿来了,不知道胖爷今晚上管不管饱啊。”胖子放下锅铲,忙不应接过包裹,又接着嘴贱到“哟,霸王花来了,晚上保准让你尝尝胖爷的手艺,绝不比你家里那些大厨差。”

    我和吴邪唠嗑了几句,把那玉佩和补品放到他手里,转身绕到厨房里去了。黑眼镜在灶台上鼓弄着他的青椒肉丝,那俩愣头青吵闹着打下手。我意思意思和黑眼镜打了个招呼,转身找起吃的东西来。那灶台上摆了两盘糕点,缀着花瓣看着香香软软秀色可餐的样子,忍不住捏起两块尝了尝,糯糯的带着点甜味,想着秀秀会喜欢,抬起一盘就打算端出去。黑眼镜拍了拍我的肩膀,嬉笑道“这可是专门给哑巴吃的,花爷当心哑巴来找你算账。”“要是没了,爷再给他买去,要多少有多少。”“这可是小三爷亲手做的,仅此一家,别的哑巴可不一定买账。”“要是小邪亲手做的,我就更要吃了。”我回头哽了他一句,还是把盘子摆回去了。

    天边已有暗色,胖子招呼着那俩愣头青在院子里摆放桌椅板凳,秀秀已经蹦哒着去和她的吴邪哥哥抬菜去了,张起灵捻着之前那盘子里的糕点,眼里似是含着笑意看着吴邪,吴邪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也抬起头来冲着张起灵笑了笑,实在是叫人没眼看。我从包里拿出之前的那两瓶女儿红,胖子嫌不够,又去隔壁大娘那买来两瓶米酒。珍馐佳肴,摆了满桌,吴邪挨着张起灵落座,一下午颠簸和忙碌,谁都争着落筷,推杯换盏,吵吵嚷嚷好不热闹。吴邪忙着和胖子插科打诨,经过这一年休养,他倒是活回点以前的样子了,张起灵端着酒杯似是无意地听着他俩吵闹,仔细看却能品出眼底笑意和温柔。

    秀秀那边忙着和俩愣头青交换微信号,黑眼镜也忙着和他的青椒肉丝亲热,我环着看了一圈,也笑着闷下了杯中的酒。

    到底是身体不如以前,胖子和吴邪没有几杯便醉倒在了桌上,黑眼镜推脱下午舟车劳顿,不能再喝,抢先霸占了一间客房。那俩愣头青许是下午被压榨的够呛,也抢着去村子里找新鲜去了。秀秀一个姑娘家,不好和一群老爷们喝到太晚,也回房去了。院里只剩下我和王胖吴邪张起灵,胖子趴在桌上,小声喊着他的云彩,张起灵泡了壶茶,像是哄小孩子一般一点一点喂吴邪茶水,吴邪嚷了几句,往他怀里钻了钻,张起灵干脆搀起吴邪,勾起胖子打算把他俩送回房,胖子又大声嚷了一句,我听得清楚,笑了一下,撑着桌子转身钻回了客房。

    “咱们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。”

  

<57青黄贺>Through your eyes.(一)

 
   青峰第一次见到黄濑是在个艳阳高照的下午。
  
   放学后的街道熙熙攘攘,青峰挤到平常光顾的那家报刊亭,眼神在每本花花绿绿的杂志上停留了一会,定在了崭新的大胸小麻衣身上,毫不犹豫地伸手抽出了写真,顺手又带掉了一本杂志,他瞟了一眼杂志的封面,只觉得封面上的模特发色亮眼,和蔼的报刊亭老板在后面絮絮叨叨,青峰君是我们这里的常客呀,这种杂志小女生最喜欢了,就连着这本写真一起送给他了云云。青峰捡起杂志,又从口袋里掏钱,莫名其妙地把除了小麻衣以外的杂志捧回了家。
  
   街道上依旧熙攘,三三两两的学生嬉笑着从青峰身边走过,他捧着小麻衣的写真和另一本杂志,眼神却不住地往金发模特瞟去,小模特看上去和他年龄相仿,捧着一束盛放的向日葵站在田间,身后同样是盛放的大片的向日葵,迎着朝阳,和小模特一样朝气蓬勃。小模特眉眼精致,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,琥珀色眼眸通透,铺着阳光,更像流淌着蜜一般。青峰止不住地想,这人倒真是好看,除了上下一般平的胸,也不比小麻衣逊色。
  
   青峰心不在焉的走,忽地就被人撞了一下,手一松,小麻衣连着小模特一起掉在了地上,心想着这本杂志今天倒是命运多桀,正准备伸手去拾,就有人先他一步捡起来递到了他的手中。青峰听着耳边朝气的又带着点愧疚的软糯的道歉,抬起头来便看见了和他穿着相同校服的小模特,分明是和杂志上一模一样的眉眼。那人看见他手中的杂志,不知是惊异于青峰这样的大男人也会买小女生喜欢的杂志,还是惊异于看到自己的脸,噗的一声笑了出来,对着青峰点点头便又匆匆走开了。